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1999年发表在科技日报上

 

科学精神是科学的灵魂
——纪念五四运动80周年

马惠娣

 

    科学作为人类智慧的结晶,它的知识体系在为人类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它的价值体系也早已成为人类社会进步的精神财富。
    纵观科学发展的历史,我们不难看到,科学在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过程中,的确“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是“最高意义上的革命力量”。这里所说的“革命力量”,具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意思是,科学走在生产的前面,指导生产的发展,成为直接的生产力。而另一层意思是:科学作为一种以实践为依据,并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更新的知识体系和思想体系,已成为各个历史时期思想解放的先导。例如,十六世纪的哥白尼,不仅为我们建造了一个太阳系,同时也给神学写下了绝交书。十七世纪物理学的辉煌成就和理性的精神,导致了十八世纪整个欧洲的启蒙运动。我们更能在科学殉道者们一次又一次震撼人心的牺牲与抗争中,感受到这种精神力量和人格力量。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赫胥黎——科学家可以被打倒、被毁灭,但他们却以科学的精神为后人浇铸了一座座丰碑。当我们在景仰这些科学巨人的时候,仍能被这种科学精神所感染。几个世纪以来,这种科学精神,越快越广泛地按照理性的原则渗透到个人和公共的生活中去,渗透到教育、组织机构以及经济和社会当中去。尤其进入20世纪以来,科学对社会推动的作用更加显著。科学不仅与人类历史发展的前途和现代国家的兴衰息息相关,而且成为人们变革世界观和科学观的最直接的动因。科学理论的每一次重大突破,都深刻地影响人的思维方式和哲学基础。科学对于人类的这种内在意义,表明了科学已成为现代社会文化与文明的重要基础。
    当科学被看作是社会文明尺度的时候,科学再也不仅仅是创造物质财富的手段,它同时也是人类最高的价值原则。从人文意义的角度看,科学作为探索真理的事业,同时也在造就人的内在品格——一种极其宝贵的人类精神——科学的精神价值。对于科学精神人们有着许多的解释,其中当属美国著名的科学社会学家罗伯特.默顿提出的五个方面最具概括性,即:普遍性,公有性,无私利性,独创性,有条理的怀疑主义。我国已故著名科学家钱三强同志也曾对科学的精神价值作出解释,他认为,“科学作为一种观念形态,对人们的精神生活,包括价值观念、行为准则、伦理道德、文化形成以及理论思维,都有深刻的影响,它渗透在整个物质文明建设之中。全体科技成员应当以身作则,在全社会发扬科学精神,提倡科学道德,讲求科学方法,积极倡导‘献身、创新、求实、协作’的科学精神,和‘坚持真理、诚实劳动、亲贤爱才、密切合作’的科学道德,以及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论,这些都是人的一种基本的价值取向。”
    科学发展的历史还告诉我们,科学知识的传播和科学精神的弘扬,对保持科学旺盛的生命力至关重要。因为,科学作为最高意义的生产力,它的强大不仅在于科学自身的发展,而且在于它被公众所理解和参与的程度。只有科学的精神价值内化为人的品质,科学的价值才能真正得以体现。不言而喻,科学进步的最终目的是促进人类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共同提高。这种目标的实现,一方面需要物质财富,另一方面需要人的科学精神的昂扬。因为,科学精神是科学的灵魂,不尊重科学精神,只想享有科学的恩惠,任何事情都难以办到的。
    然而,我们历来对科学本质的认识都限于偏狭。早在本世纪的初叶,梁启超先生就指出:“中国人‘把科学看得太低了、太俗了、太呆了、太窄了’,且不说那些鄙厌科学的人都把它看作器用、末枝,就是相对尊重科学的人,还是十个有九个不了解科学的性质。”虽然80多年过去,但是我们对科学的认识仍很肤浅。在人们的意识中,似乎科学的功能只在于创造物质财富。甚至我们对科学的发展(包括科普宣传)也更多地把着眼点放在器物的层面上。蔡元培先生在75年前就此曾指出:“虽然我们无疑地认识到科学探索的价值,认识到它对中国的物质、文化进步来说,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可是,科学精神对我们影响究竟有多深,科学精神在现实中究竟有多少体现,这还是有问题的。”这一诘问,至今仍值得进行深刻的反思。也许这是我们对五四运动的最好纪念。
    即将迈向21世纪的人类社会正面临着一个迅速变革的世界——传统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行为方式、思维方式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科技革命对人类文明基础的深刻干预”将是21世纪的时代特点。事实已经表明,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为了增强科技对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作用力,都把原来单一的以增强经济实力为目的的做法转变为以科技、经济、社会文化、人类精神等多方面协调发展为目标的抉择。前面的路还很长,任务也很光荣、很艰巨。切记,我们需要科学,但更需要科学精神。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