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给科学时报王卉的稿子(2004/5月16日)

 

闲暇时间的价值不应忽视


马惠娣

 

    于光远先生曾说:“‘闲’是生产力发展的根本目的之一,闲暇时间的长短与人类的文明进步是并行发展的。从现在看将来,随着工作时间的进一步减少,闲的地位还可以提高。”闲暇时间的增多是社会进步的标志,是发展社会生产力的一种高级形式,是具有重要意义的社会现象,是人的本体论意义之所在。
     闲暇时间,非劳动时间,指的是人们在履行社会职责及各种生活时间支出后,由个人自由支配的时间,包括八小时工作之外的时间,星期日及节假日,各种假期,退休后的时间。因为增加自由时间,即增加使个人得到充分发展的时间”,人们有了充裕的休闲时间,就等于享有了充分发挥自己一切爱好、兴趣、才能、力量的广阔空间,有了为“思想”提供自由驰骋的天地。所以,闲暇时间,常常被看做是“以时间形态存在的社会无形资源”。
     早在19世纪后叶,先期进入工业社会的国家就兴起了对闲暇时间的研究,用闲暇时间分配结合其他社会指标来反映国民生活实态、生活质量、生活结构;讨论闲暇对人的全面发展的意义、闲暇对传统社会模式和生活模式的影响等问题。正是在此意义上,马克思说,衡量财富的价值尺度将由劳动时间转变为自由时间。
     社会发展的历史表明,人类伟大的发明创造都与休闲有着密切的关系。许多思想家、科学家、艺术家说,他们的许多灵感不是在做研究时出现的,而常常是在休闲中峰回路转,茅塞顿开。
     亚里士多德说过,“休闲才是一切事物环绕的中心”,“是哲学、艺术和科学诞生的基本条件之一”。他举例说,“知识最先出现于人们有闲暇的地方。数学所以先兴于埃及,就因为那里的僧侣阶级特许有闲暇。”
     社会发展的历史表明,人类伟大的发明创造都与休闲有着密切的关系。许多思想家、科学家、艺术家的杰出作品便是从休闲所产生的灵感中获得的。
     马克思恩格斯都曾从文学作品中获得过精神的滋养。马克思说,“现代英国的一批杰出的小说家,他们在自己卓越的描写生动的书籍中,向世界揭示的政治和社会真理,比一切职业政客、政论家和道德家加在一起所揭示的还要多”。恩格斯在给一位朋友的信中写道,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汇集了法国社会的全部历史,从这里,甚至在经济细节方面(如革命以后动产和不动产的重新分配)所学到的东西,要比从当时所有职业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那里学到的全部东西还要多。”
    我们还可以从大量的《科学家传记》中找到科学家发明创造与休闲相关联的记载:
    英国剑桥大学的 “下午茶”,以这种既普通、又特殊的形式,让人们在自由、放松、随意、平等的氛围中进行交流,激励师生们迸发灵感、产生思想的火花。难怪有人说,是“下午茶”喝出了英国众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科学巨匠——牛顿,在1665年至1666年的两年间,由于伦敦瘟疫的发生,不得不从剑桥三一学院回到乡下的家里“赋闲”,也正是这段恬淡的生活,使他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
    相对论的发明者爱因斯坦一生酷爱小提琴,很多人都说他的科学发现与小提琴有着内在的关系。他在《论科学》一文中写到:“至于艺术上和科学上的创造,那么,在这里我完全同意叔本华的意见,认为摆脱日常生活的单调乏味,和在这个充满着由我们创造的形象世界中寻找避难所的愿望,才是发现它们的最强而有力的动机。这个世界可以由音乐和音符组成,也可以由数学的公式组成。我们试图创造合理的世界图象,使我们在那里面就像感到在家里一样,并且可以获得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不能达到的安宁。”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
    中国古代文人墨客极其重视“闲”的意境,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休闲观。古人以为:流水之声可以养耳,青禾绿草可以养目,观书绎理可以养心;弹琴学字可以养脑,逍遥杖履可以养足,静坐调息可以养筋骸。陶渊明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非常有代表性地表达了休闲之境界——自我心境与天地自然的交流与融合——体悟到了精神世界与客观世界的和谐统一。
    中国人有珍惜时间的传统,“寸金难买寸光阴”表明了时间的贵重。如今,闲暇时间越来越多,珍惜每一寸光阴,都会让我们从中获益。
    合理、科学、健康地用“闲”对一个人的成长与成材至关重要。比如说,你能合理地安排时间,并且内容丰富、积极向上,你就获得了比别人多的知识、技能、情感、才干、能力,获得比别人多的业余爱好,你就不会在“闲”面前感到寂寞、孤独、空虚与无助。
    近些年来,西方国家的文化先锋还以创造性的方式进行休闲,从人文关怀的角度丰富闲暇时间的内涵与外延,比如参加志愿者活动、捐助活动、慈善活动、扶贫济困、社会救助、简单生活、环保、食素、爱动物、爱植物,鼓励人们把自我发展和承担社会责任联系在一起,用这样的行为方式营造充满温馨的、互助的、友好的社会氛围。生活既充实,又有意义。
    能否聪明地利用“闲暇时间”,关键在于我们对“休闲”的价值是否有正确的理解。树立科学的休闲观,才能有效地开发“闲暇时间”这一宝贵的社会资源。
    我们可以从大量科学家的传记中找到科学家发明创造与休闲相关联的记载:英国剑桥大学自17世纪在校园有“下午茶”,以这种既普通、又特殊的形式,让人们在自由、放松、随意、平等的氛围中进行交流,激励师生们迸发灵感、产生思想的火花。难怪有人说,是“下午茶”喝出了英国众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科学巨匠牛顿在1665年至1666年的两年间,由于伦敦瘟疫的发生,不得不从剑桥三一学院回到乡下的家里赋闲,也正是这段恬淡的生活,使他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
    瓦特发明蒸汽机其灵感来自于水壶中的沸水顶起了壶盖。阿基米德洗浴中诞生了杠杆支点的原理。
    相对论的发明者爱因斯坦在《论科学》一文中写到:“至于艺术上和科学上的创造,那么,在这里我完全同意叔本华的意见,认为摆脱日常生活的单调乏味,和在这个充满着由我们创造的形象世界中寻找避难所的愿望,才是发现它们的最强而有力的动机。”
    在西方发达国家,由于人们认识到闲暇在人的生命中的价值,闲暇时间的合理支配与利用便成为全社会普遍接受的原则,休闲教育成为人生的一门必修课。通过休闲教育获得休闲资格,进而使每个人都享有时间去培养个人和社会的兴趣,发展他多方面的才能。
    而在中国,很多人对闲暇的认识存在误区。有人一说到休闲,就是吃喝玩乐;有人把闲与“闲生是非”、“玩物丧志”相提并论;有人说休闲不就是出外旅游、购物吗!也有人把休闲与工作对立起来,仍把有假不休、超负荷工作当成美德,导致身心俱疲,甚至早逝等等。究其原因,一是许多人还没有从老观念中脱离出来;二是全社会缺少休闲教育,使以时间存在的社会资源得不到很好的开发与利用。
    如何利用闲假?关键不能把休闲庸俗化、低俗化,也不能把休闲看成是有闲(钱)阶层独享的权利。事实证明,科学、合理、健康地利用闲暇时间对一个人的成长与成材至关重要。比如说,你能合理地安排时间,并且内容丰富、积极向上,你就获得了比别人多的知识、技能、情感、才干、能力,获得比别人多的业余爱好,你就不会在闲暇时感到寂寞、孤独、空虚与无助。从大的方面来讲,以开发人的闲暇时间的方式发展生产力,即把重心放在个人能力全面而充分的发展上,个人的充分发展又作为最大的生产力反作用于劳动生产力,这是一笔巨大的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