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为中国科学院李喜先所主编的《21世纪初科学发展趋势》一书的书评

 

 

中国科学之希望
——读《21世纪初科学发展趋势》

马惠娣



    为了迎接新世纪的到来,为了能在21世纪的角逐中占据有利地位,世界各国都不约而同地把未来的希望寄托于科学。因而,自90年代初大规模地预测和规划科学便在全球范围内拉开了帷幕。美国作为世界头号科学强国早已捷足先登,于1994年出台了《为了民族利益发展科学》的政策纲领,旨在指导未来30年美国的科学发展。欧洲各国以及日本、韩国也不甘人后,纷纷制定了下个世纪本国的科学发展战略。
    与此同时,中国科学界一项跨世纪的科学预测和规划工程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1992年在国家科委的委托下,一个由包括42位院士在内的172位科学家参加的对“21世纪初科学发展趋势”的研究论证工作开始启动。这项工作旨在对即将来临的21世纪及其可能的科学发展趋势作出中国科学家自己的分析与判断;为国家制定第九个五年(1996-2000年)发展计划和到2010年的规划提供科学发展趋势的重要参考;希望借此积累一些经验,推动预测科学的发展。
    在历尽三年多的艰苦细致的探索后,其成果以一本专著的形式问世了,这就是我们看到的1996年6月由科学出版社出版的《21世纪初科学发展趋势》一书。
    本书从“科学系统整体发展趋势”,“学科发展趋势”,“重大科学问题”,“中国科学发展的战略思想、目标和重点”四个部分入手,基于对当代科学发展态势和社会需求对科学的挑战的分析,中国科学家对未来科学发展趋势的特征作了如下三种推测:第一,科学的学科结构重心将从物理科学转移到生命科学领域;第二,跨学科综合研究形式将成为实现科学知识体系整合和滋生新学科的沃土;第三,科学发展的态势和社会迫切需求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未来发展的一般特征。依此,全书从宏观层次(科学整体)、中观层次(门类科学和学科)、微观层次(重大课题和难题)、以及管理层次(战略目标和重点),架构了科学发展的大纲,全面地展示了未来科学发展的前景。
    难能可贵的是,中国的科学家们在阐述科学系统整体发展的趋势时,注意把科学自身发展的规律和其与社会相互作用的两个方面作为一个整体加以把握。并认为:科学系统发展的新特点最主要表现为,加速地朝着整体化、高度数学化和科学技术一体化方向发展;新学科的内容必定同解决人与环境的和谐、科学与人文的平衡、科学本身的系统整合等问题相联系;同时,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等门类的交叉、综合将形成强大的潮流;新科学的生长点往往出现在科学自身发展的逻辑和社会需求的交汇点上。这是因为,在大科学时代,科学的社会支持条件发生了最明显的变化,对于科学的支助已不仅仅是根据科学的内在逻辑导出的判别标准,而且还要依据科学之外的标准。支助某项研究的选择通常要由一个价值体系来全面评判,它包括科学价值、技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在这种情况下,科学的社会效果甚至连同它的生命力都取决于科学对其资源的利用程度,科学的目标和准则与社会需要结合的程度,科学面对社会需求的自我调节和应变能力。科学家们这种对未来科学的理解与判断,更多的是来自对科学现状的感受,来自于科学面临社会的各种挑战,来自科学家整体观念的自我超越。早在几十年前,著名的科学社会学家们,如:贝尔纳、巴伯、贝尔等人就曾指出:“科学与社会在其运行的整个范围内都是极其相互联系的”,“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也相互重叠,二者必须合作才能解决专门问题。”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由于我国科学发展的特殊历程,使得我们对这些科学论述未能引起足够的认识与把握。令人欣喜的是,世纪末的这项研究工作,我们终于走出了传统的就科学论科学的老路,以一个全新的视角把科学的发展融入在社会的大背景下,连同科学本身的内在问题、实现变更的技术手段、社会需求、社会经济文化等条件一起加以考虑。这不能不说是本书的最成功和最有价值之处。也正如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院士所评价的那样“这本专著对我国科学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本书还分别论及了基础科学富有深远意义的10个门类科学和学科,即:数学科学、物理学、力学、化学、天文学、空间科学、地球科学、生命科学、心理学和认知科学、信息科学及其间的交叉领域的发展趋势,并有选择地论及了122个重大科学问题的学术意义、社会价值和解决前景,其中对许多问题中国科学家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
    书的第四部分论及了中国科学发展的战略思想、目标和重点。明确提出,在未来社会里,中国要进入世界先进行列,必须要基于科学的发展,最大限度地获得有用的科学知识,善于运用系统思维和创造性思维,建立崭新的世界观、认识论、方法论,正确地处理科学与社会、经济之间的相互促进、相互依赖的复杂关系,建立政治民主与科学自由之间的稳固联盟,保持社会需求与科学自主运行之间的必要张力。
    我们还特别注意到,作者在阐述这部分内容时,多处引用科学哲学的概念,并把科学家对哲学的拥有,看作对科学家新观念的形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科学家们认为,对科学的机制、科学理论的形成、科学理论成立的条件、科学概念的本质、科学理论的结构以及科学成长与进步的规律的认识与了解,不仅是科学家最基本的一种素养,而且也是探索未来科学的必然要求。在本书的最后,还引用了著名量子物理学家玻恩的话:“关心哲学的每一个科学家,特别是每一个物理学家,都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工作是同哲学思维错综复杂地交织在一起的,要是对哲学文献没有充分的知识,它的工作就是无效的。”这与马克思的名言,“一个民族要想站在科学的高峰,就必须有强大的理论思维”一样,揭示了同一个真理。
    中国的科学家把哲学纳入自己的视野,并作为整个科学的有机部分和看作是发展科学必不可少的环节,这着实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如果我们对这一论证成果不是束之高阁,在实施它的过程中不打折扣的话,我们则完全有理由相信,这种建立在高屋建瓴的、理性的、客观的、科学基础上的对21世纪科学发展趋势的预见,将是中国科学的希望之所在。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