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发表在《扬子晚报》2005年8月7日


玩是人生的必修课

马惠娣

    眼下正值暑假,根据有关调查,有近九成的孩子在父母的安排下参加各种兴趣班、辅导班,暑假已成了中小学生的“第三学期”。而根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最近公布的大城市中小学生生活习惯调查报告,对“玩是儿童的权利”这一最基本的观点,持反对态度的父母竟然有22.1%,同时也有22.1%的父母不同意“对儿童来说,玩也是学习”。很明显,这些观念上的误区对培育下一代都有很大的负面影响,也会影响到少年儿童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
    应该说,玩是人生的根本需要之一,是人类一种特殊的学习方式,一种有意义的存在方式,是人类创造精神的来源之一,因此它始终是我们生活的主题。
    科学实验表明:几乎任何一个孩童都能在没有事先计划的情况下即兴创作一支歌、一首诗、一个舞蹈、一幅画或一个剧本、一个游戏。因为他们心灵自由、没有束缚,所以他们有惊人的创造力。鲁迅先生也曾惊叹于孩子们的想象力,他说,孩子是可以敬服的,他们常常想象到星月以上的境界,想象到地面下的情形,想象花卉的用处,想到昆虫的语言,他想飞向天空,他想潜入蚁穴。所以,玩的本质是自由、愉快和创造。
    许多研究者认为,玩是人类接受文化的一种途径。人通过玩可以学会解决矛盾、增强团队意识、促进合作、培养兴趣、接受“失败”的考验、激励好奇心和创造的欲望。而且很多科学家成长的历史也表明,玩对他们成材至关重要。控制论的创始人,美国数学家维纳,在他晚年写下的《自传》中,以较多的笔墨记述了自己在童年时是如何的玩——爬迷宫、玩滑梯、打群架、摆弄扩音机、万花筒、幻灯机、与妹妹“过家家”,这一切使他很愉快,一些奇思妙想总是伴随他,并激励他成为一名科学家。
    但有迹象表明,玩(多种形式的玩)正在淡出我们孩子的生活。在中国,接受基础教育的孩子们,绝大多数“玩”的时间被剥夺,大量时间被束缚在机械的、死记硬背的学习中,不仅违背了孩子们成长的客观规律,同时也扼杀了孩子的天性和创造性。即使是这样在有限的“玩”的时间里,也有超过一半的孩子因为户外休闲场所匮乏,只能把家作为最经常的游戏场所。近一半的孩子把成年人当成他们的玩伴,10%的孩子甚至自己玩。多数城市中小学生是独生子女,他们的生活大多是单元式的居住环境,本身就比较封闭,如果再选择“自己玩”,很容易沉迷网络或电视。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闲暇时间越来越多,开发以时间形态存在的社会资源显现出越来越重要的意义。合理、有效、科学地利用闲暇时间对青少年的成长其意义更为重大,一方面,孩子们应该在休闲中学会娱乐、交往、适应社会,在玩中塑造健康的体魄和健全的心理,另一方面,玩也成为孩子们社会化的重要途径之一。人们有了充裕的闲暇时间,就等于享有充分发挥自己一切爱好、兴趣、才能、力量的广阔空间,有了为思想提供自由驰骋的天地。
    全社会应该通过健全未成年人保护法、建立相关的监督、保障机制和与之配套的惩戒措施等手段,使得玩成为青少年的必修课,培养孩子们多种玩的技能,诸如:智力的、肢体的、审美的、心理的、社会经验的;创造性地表达观念、方法、形状、色彩、声音的活动;主动参加各种公益活动的经验;社会参与和表达友谊、归属和协作的体验;野外生活经验;促进健康生活的身体娱乐;培养一种达到小憩、休息和松弛的平衡方法的经验和过程。变“玩物丧志”为“玩物壮志”,才能让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成为孩子们自由的天堂和创造的乐园。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