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此文曾发表在《自然辩证法研究》1999年第11期上

 

未来:哲学与人的生存的相关性
—美国《当代哲学》杂志99’年会侧记

马惠娣


    以“REALIA”为注册商标的美国《当代哲学》杂志99’年会于1999年8月1日至6日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境内的国家公园所属的白华盛顿山召开。来自全美20多所大学哲学系的近50位教授出席了会议,这些会议的代表中包括该杂志的全体编委会成员以及部分作者的代表。会议的主题是:“未来:哲学与人的生存的相关性”。有25位会议代表宣读了论文。这些论文的题目是:
   1,Is Vittgenstein a Foundationalist in On Certainty?" by Puqun Li University of Ottawa.
   2,"Yes,Virginia,There will Always be Philosophy" by Gilbert Fell, Monmouth University.
   3,"Deliberation as a Dramatic Rehearsal: John Dewey and the Future of Philosophy" By Toram Lubling, Elon College.
   4," Science, Philosophy and the Metaphysical" By Donald Poochigian, University of North Dakoda.
   5," Life Beyond Philosophy: Its Relevance for Everyday Living" By Dennis Miller, Northen Kentucky University.
   6, " A Philosopher's Role in the Abolition of War" By David Felder, Florida A & M University.
   7, "Integrative Philosophy: The Essential Underpinning of Humanism" By Evelyn Koblentz, Baltimore, MD
   8, "The Sublime Synthesis: A Theory of the Primordial Solipsistic Mind", By Don Smith, Bridgewater, NH.
   9,Contemporary Machiavellism: Its Raison d'Etre" By Donald Hodges, 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10, "Philosophy Hammered Thus: Nietzsche and The End of Modernity" Daniel Jones, Xavier University.
   11, "The Integrity Crisis in Moral Conscience and The 21st Century" By Joseph Califano, St. John's University.
   12, "Philosophy's Future: Its Relevance for Living" By Charles Dechert,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13, "A Transition from Live to Dead Cats" By Francis Schwanauer, University of Southern Maine.
   14, " Thinking with the Stomach in Mind: Agrarianism and the Future of? Philosophy" Norman Wirzba, Georgetown College, KY.
   15, " Philosophy, Law and Morality" By Lois Eveleth, Salve Regina University, RI.
   16, " Resurrecting the Ghost of a Notion: a sympathetic critique of E.O.Wilson's Consilience" By Leroy Meyer, University of North Dakota.
   17, "Hegelian Prophecies" By Jams Buchanan, University of Akron.
   18." Free Time: Are Humans Free?_ A Critique of Consumerism", By Ma Huidi, Beijing China.
   19, " A Philosophy of Emotion with Reflections Bosnia: Can War Reconstruct Philosophical Inquiries? By Patrick Welage, University of Denver.
   20, " Cosmic Evolution as Demonstrated in the Holy Qur'an" By Steven Kassem, Boston University.
   21," The Need for Guidance: On Clothing, Applies Ethics,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 By Keith Abney, California Polytechnic State University.
   22, " Philosophy's Future Relevance: Reflections in Light of Fides et Ratio" By Peter Redpath, St. John's University,NY
   23, " The Philosopher As Teacher" By Art Jackson, Providence College.
   24, " (Whit)ness: Being and Seeing White" By Joanne Molina, Depaul University.
   25, " Achieving the Freedom: The Buddhist and Daoist way" By Maja Milcinski, Ljubljana university, Slovenia.
    从上述论文的题目中,我们可以看出此次会议选题广泛、内容丰富。我们还注意到其中的一些论题在中国哲学界还较为鲜见。
    由于语言和专业知识的限制,在这里仅凭几个人很难做出准确的和较具权威性的评价。但,有一点不容忽视,那就是“哲学与人的生存的相关性”在美国哲学界的呼声越来越高,美国同行们对自己的历史使命深感日益沉重。尤其是在会议安排的两次晚间讨论会(Round table)上,代表们对哲学在美国目前的现状,作了淋漓尽致的表达。这两次讨论会的题目是:(1)未来如何发展我们的共同体?(How do we preserve community in the future?)(2) 我们将走向哪里?(Where do we go from here?)对此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和认真关注。
    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文化素养很高的国家,哲学历来在美国人的知识生活中享有极高的地位,即使是普通的市民,当他得知你是从事哲学研究或是教哲学的,他们都会对你刮目相看。“PH.D.”(哲学博士)在所有的学历中也最为人所敬重和尊崇。但,与会代表所传递的信息对此却极不乐观。他们说,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当今的美国年轻人对哲学感兴趣的明显的不如以前多了,甚至许多大学哲学系的生源都发生了困难。圣约翰大学的瑞德帕茨教授说,现今美国的哲学界相当混乱,但是,大多数美国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早在30年前,美国的哲学力量十分强大,哲学也普遍受到人们的重视。对于年纪较大的人来说,接受哲学知识的学习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标志。那时,大多数的学校都把哲学作为必修课。而现在只有不足于百分之二十五的学校保留这一传统。尽管这其中的问题很复杂,诸如,宗教、新教、神学不断派生出新的教义,影响了人们对哲学的追求。但最直接的原因莫过于“人越来越变成金钱的奴隶”。在金钱的驱使和诱惑下,大多数青年人都选择与计算机相关的专业。高技术越发达,人却越远离信仰、道德、价值、责任的概念,对人的主体性的思索只限于表面文章,使固有的人文精神越来越淡薄。更多的教授则抨击美国政府的政策导向出了问题。他们指责政府不学无术,急功近利,认为,这必将削弱美国国家的文化基础,影响美国人民科学文化素养的提高,甚至未来的哲学教师会面临人才匮乏的困境。有更多的人开始对下一代人的哲学兴趣忧心忡忡。他们说,相当多的青年人认为“学哲学费力不讨好”,不仅工资待遇不高,而且就业机会十分难寻。(这也确实是美国社会中一个突出的问题)许多人抱怨政府投资政策失当,使各大学哲学系严重地缺乏资金,难以保证必要的科研项目的进行,使哲学作为智慧的学问失去了应有的魅力。令笔者吃惊的是,美国同行的困境与抱怨竟与中国同行有着十分相似的方面。后来,在会下的交谈中得知,他们同样面临着出差没经费的窘境,好在许多人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获得某些基金组织和有识之士的资助。大多从事哲学的人都需要作好“坐冷板凳”和甘于清贫的心理准备。但,他们说,主要还是一种信仰和理想做支撑,更重要的是一种生存方式的选择。因此,尽管困难很多,但热爱哲学的人仍大有人在。在这次会议上就有两位哲学业余爱好者,一位是来自纽约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另一位是老夫人。会后在与他们的交流中得知,一般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人,往往有阅读哲学书籍的喜好。那位纽约律师说,美国的律师职业竞争性很强,如果想使自己的事业兴旺发达,你就必须有过人的智慧,那么,哲学也许会帮助你。老夫人在会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哲学的一体化:人道主义的精神实质”,文中特别强调了东西方文化的融合需要哲学的一体化的观点。我特别注意到,两位业余爱好者自始至终地认真听取他人的每一场报告,那份投入着实让人感动。由此我们不难理解美国国民素质中的一个重要侧面。
    会议结束后,笔者专门采访了《美国当代哲学》杂志的创办人瓦尔特先生。这位年近80的老人精神矍铄,对我提出的问题先是笑而不答,接着在一个袋子里拿出一沓报纸和一些照片,沉寂片刻,他指着那些照片和报纸,开始了历史的追溯。55年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抗击德国法西斯的侵略,他毅然决然地驾机飞向战火弥漫的欧洲战场,他出生入死,多次歼灭敌人的战机,决心以死捍卫人类的和平。与此同时,他的哥哥创办了这份《美国当代哲学》杂志(1944年),并且扬起“哲学服务于人性”(Philosophy In Service to Humanity)的大旗,其宗旨是,“呼唤和平,呼唤人的理性”。二战结束后,他返回家乡并接过这面旗帜继续为之奋斗,在他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努力下,这份杂志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与特色,并为致力于这方面研究的人提供了舞台。据旅加拿大学者李普群(多伦多大学哲学博士)介绍,该杂志虽发行数量不大,但是,在美国(包括加拿大)一般综合性大学的图书馆都可借阅到。瓦尔特先生是《美国当代哲学》杂志的拥有人,而学术顾问、主编、编辑均采取聘任制。
    随后,我又采访了学术顾问兼本刊主编--来自纽约圣约翰大学哲学系的瑞德帕茨教授。他告诉我,“服务于人性的哲学”已越来越形成一股强大的学科力量活跃在美国哲学界,这也许有该杂志的一份功劳。几十年来,它虽然不象美国哲学联合会那样组织庞大,会员众多,但其产生的影响也是不可低估的。特别是它在为年轻人发表新思想、新观念、新见解提供机会方面,在鼓励年轻人追求“服务于人性的哲学”方面都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美国当代哲学》年会始自60年代末,30年来从未中断。他说,瓦尔特先生不仅创办了这份杂志,而且他为人类和平和环境保护到处奔走呼号,使他成为很著名的人士,特别是在新罕布什尔州可以说家喻户晓。
     瑞德帕茨教授的话,使我想起去年在20届世界哲学大会期间见到他的情景。记得当时我拿到他的标有“环境保护主义者”的名片时,我对他说,“美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然而也是一个破坏资源最厉害的国家;发达国家以五分之一的人口消耗五分之四的地球资源,使得世界财富的分配、公平、正义失去了保障,使得国际秩序被打乱。据说,美国人每年每人要消耗掉300公斤的纸张,那么拥有2.4亿人口的美国每年要以毁坏多少森林为代价呢?”面对我的质问,他激动地对我说:“你写出来,我给你发表,然后,我要给克林顿看。”接着,他指着他手腕上的那块表说,“这是一块中国制造的表,我只花了9美圆,质量很好。中国人能挣多少钱呢?”言外之意,美国在剥削中国人。
    我没有失言,应他的邀请出席了今年的会议,并提交了一篇题为:“自由时间:人是自由的吗?——兼及消费主义批判”。文中以美国为例,批判了人在前所未有的物质财富面前,付出了异化自己的代价,人在不经意间放弃了理性的自由和批判的精神。瓦尔特先生认真地听取了我的发言,并带头鼓掌致谢。
    瑞德帕茨教授还介绍了与研究“服务于人性的哲学”相关主题的几个组织,如,芝加哥创造性思想研究中心、美国麦瑞凯联合会、卡内基理事会、美国哲学协会等组织。有许多著名的美国教授是这些组织的成员或是担任学术领导,这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研究方向,即是哲学“服务于人性”,他们甚至提出“哲学事关每一个人”,他们希望哲学是实践的哲学、行动的哲学。(我理解,有点像毛泽东同志当年提出的“让哲学从哲学家的书斋里走出来”一样的意思。)这,一方面可以看出“服务于人性的哲学”作为一种学术流派在美国的发展趋势及潜在影响;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美国哲学家在哲学日趋走下坡路时所做的各种努力;还可以看出哲学家作为思想者对美好理想所做出的锲而不舍的追求;当然,也可以看到美国哲学界的某种变化。
    笔者也向他们介绍了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的组织概况及《自然辩证法研究》的办刊宗旨、学术范式、学术共同体、学术风格、学科带头人等有关情况。并希望就双方感兴趣的问题开展学术交流。遗憾的是,美国哲学家对中国当代哲学家及其研究成果知之甚少。尽管改革开放以来,国际学术交流取得了许多成就,但总的看来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让我们感到慰籍的是,美国大多哲学家了解孔子和《道德经》,显然,这与杜维明、成中英等留美哲学家所做出的成就有关。
    为了促进中美两国哲学界的学术交流,我们将选取该会议中部分优秀的论文在本刊发表。如有对某题目感兴趣者,可来函索取,以实现资源共享。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